<track id="rfrln"><big id="rfrln"><menuitem id="rfrln"></menuitem></big></track>
        <menuitem id="rfrln"><meter id="rfrln"></meter></menuitem>

        <nobr id="rfrln"></nobr>
        <progress id="rfrln"><dfn id="rfrln"></dfn></progress>

        <ins id="rfrln"><nobr id="rfrln"></nobr></ins>

        <track id="rfrln"></track><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meter id="rfrln"></meter>

        當前位置: 首頁  >  邪教辨析 > 正文

        邪教視女信徒為玩偶 讓情人節充滿凄涼悲苦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朔風      2022-02-10

        2月14日是一個關于愛和浪漫的日子。情人節這天,有情人互送鮮花、巧克力、賀卡等禮物用以表達愛意或友好。莎士比亞筆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沒有華麗的殿堂,不被家人祝福,但他們彼此相愛,大膽追求自己的幸福,不惜以命拼爭,而這不正是人世間超脫凡情的愛戀嗎?

        正當人們不吝筆墨歌頌愛情的時候,邪教組織卻在玩弄感情,褻瀆愛情,玷污了這個神圣的詞。

        李洪志宣揚“去情”說,棒打鴛鴦,破壞家庭,而自己卻多情多欲,貪戀人間美色

        “法輪功”教主李洪志蠱惑弟子說:“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么作為一個練功人……突破這個關”;“執著于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只有放棄人間的一切情愛和欲望,才能上層次,才能達到最高境界”等。眾多“法輪功”信徒懷著寧要走在“大法”路上也不要親情和愛情,毅然決然地“去情”“絕情”及“斷情”,釀成許多人間悲劇。

        原內蒙古包頭市某企業的技術人員李凱,經人介紹認識了“法輪功”信徒小楠。為了得到小楠,李凱開始信奉“法輪功”?;楹?,李凱對年邁的父母關心少了,只關心和小楠何時能夠“圓滿”。 2006年8月,李凱和小楠因制作、散發邪教非法宣傳品,被依法處理。當時的李凱在公安局里“講真相”,為李洪志鳴不平、叫冤,并相信小楠也會這樣做。但小楠卻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在李凱一個人身上,說她是被逼的,要是不和李凱一起做這些事情,就會被挨打。面對愛人冷冰冰的供詞,李凱如同被一大盆冷水澆頭。(凱風網《“法輪功”賜給我的“甜蜜”愛情》2016年09月20日)

        中國反邪教網刊登的長篇通訊文章《奇幻人生——布魯克林有志詩人如何成為“法輪功”右翼媒體的工具》,其中文章第五部分《一場無疾而終的戀情:不練“法輪功”就不能在一起》,描述主人公史蒂文·柯萊特在《大紀元時報》工作期間,結識了一位同在報社工作的女實習生蓋婭·克里斯圖法羅,而蓋婭是一名“法輪功”信徒,兩人慢慢成為戀人。對于非“法輪功”信徒柯萊特與蓋婭的親密關系,“法輪功”骨干警告他們不要走得太近、少說話等。而柯萊特只愿堅持自己的信仰,不想修煉“法輪功”,這在“法輪功”看來只是常人,不配與“大法”信徒談婚論嫁,兩人的戀愛最終結果就是分離。

        曾參與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原“法輪功”信徒王進東,其女兒王娟自從跟隨王進東修煉“法輪功”后,愛情觀發生了很大變化。王娟原本有一個十分相愛的男朋友,修煉前,和所有熱戀中的情人一樣牽手漫步街頭,引來人們羨慕的目光。自修煉“法輪功”后,按照李洪志的要求,王娟認為對愛情的執著是修煉路上的絆腳石,從此大街上的裝飾、商店里的廣告、飯店里的套餐、花店里的玫瑰,均與她無緣。王娟開始想辦法,找借口不與戀人見面,即使見面,也要時刻提醒自己遠離他,怕他跟自己親近,影響了自己的修煉。

          

        其他邪教主也不遑多讓,把女信徒當“性玩偶”,讓女性信徒悔恨終生

        “全能神”教主趙維山將剛畢業的女高中生楊向斌霸為己有,并奉為女基督”,實為自己包養的情婦。為了“傳福音”,籠絡骨干信徒,趙維山發明了“性交通”一詞,忽悠一些本已為人妻的女性,死心塌地地為骨干信徒提供“性服務”,成為宣泄的工具。

        比如,河南一基督教信徒拒絕“全能神”的蠱惑后,“全能神”就安插一個美貌女子到他家中當“使女”,其30多歲單身的兒子毫無防范能力,被拉到床上成了俘虜。再比如,四川農大學生李玲,與一個“全能神”的小頭目舉行了“過靈床”儀式后,不惜用自己的身體去做誘餌,成功將多名男子拉入“全能神”邪教。當她身患重病時,“全能神”拋棄了她,在絕望中,李玲于2012年8月27日留下遺書后自殺……

        “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自封“覺皇”,恨不能天下美女皆為妻。他設立由女弟子組成的“秘書組”,要求她們值班“護法”、貼身服務。吳澤衡以“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強法力”等為名,引誘、脅迫多名女弟子與其發生性關系,在受害女弟子中,大多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有的為他生下子女。這些可憐的女子抱著虔心向善的純潔而來,沒承想卻成為吳澤衡滿足獸欲的工具。

        “日月氣功”教主溫金路,編造“陰陽雙修增加功力”“前世夫妻”等邪說,采用精神控制和強制手段,先后強奸了8名女信徒,強制猥褻了3名女信徒??蓱z的女信徒們不敢反抗,不會運用法律武器保護自己,只能任憑溫金路為所欲為,發泄肉欲,以致受害人父母在得知被自己親自送去“修煉”的女兒,竟被自己崇拜的“大師”這樣蹂躪,捶胸頓足,后悔連連。當時,多數受害女信徒在溫金路的歪理邪說蒙蔽下,甚至認為能和“師父”有這樣的“緣分”是自己的“福氣”和“榮幸”,可見,這是多么的悲哀。

        作家林清玄說過:“有愿才會有緣,緣是天意,分在人為?!贝笄澜?,茫茫人海,人們相遇、相知、相愛、相伴、相守就是緣分。在一起共度的溫馨時刻,同行的路,締結下的深深情緣,就是美好??蓱z這些女信徒與邪教結緣,結下惡果,備受蹂躪,留下恥辱,在情人節到來之際,又怎會與愛人相知、相愛、相伴、相守,留下的心靈創傷,誰來熨平?

        形形色色邪教主如出一轍,縱欲是其追求愿望的重要一環,女性信徒只有逆來順受

        邪教“上帝之子”教主大衛·伯格,靠女性販賣肉體拉人頭,鼓勵亂倫及性虐兒童。為了嚴格控制信徒,大衛·伯格通過一個被稱為“墨書”(The Mo Letters)的插圖信件要求女性信徒無私奉獻,與任何向她們提出邀約的人發生關系。這一規定被伯格稱之為“分享”。根據“上帝之子”的說法,性是“上帝之愛”的一部分,因此分享愛是美好而純潔的,拒絕愛則是自私、驕傲的體現,甚至需要受到懲罰。此外,大衛·伯格還派女性信徒用身體引誘男性加入邪教,稱之為——“情色釣魚”(Flirty Fishing)。大衛·伯格在“墨書”中,稱這些女性為“耶穌的妓女”和“上帝的妓女”。

        美國耐克塞姆(NXIVM)性邪教頭目基思·拉尼爾強拍裸照、控制性奴,在其組織內部成立有50多名女性組成的“DOS”(主人與奴隸)小組,拉攏、強迫女信徒充當其性奴,并要求在身上私密處紋上專屬“烙印”。

        韓國“安山Y教堂”的教主吳牧師,在“Y教堂”里就是至高無上的“神”。該教會強迫信徒們結婚、做苦力,甚至對信徒進行性剝削長達20年,被稱之為“人類繁殖場”。 吳牧師和他妻子要求年輕人必須按照他倆的意愿配對、結婚、舉辦集體婚禮,并且在晚上一起發生性關系。即便他們結婚了,也只能在吳牧師的要求下見面、發生性行為,并且結束之后需要記錄和上報,確保性行為發生在女性的排卵期,這樣能夠最大限度保證女性懷孕,源源不斷為“Y教堂”輸送新鮮血液。

        澳大利亞“卡迪福之家”的教主戴維斯常在網絡上發布模特招聘廣告,一旦有不諳世事的年輕女性或未成年少女上鉤,就會被騙進“卡迪福之家”。 戴維斯將騙來的女孩進行洗腦,簽“協議”、戴“奴隸”頸圈,并在大腿刺上“奴隸號碼”文身,再以性工作者的身份出現在色情視頻中。這些年輕女孩必須簽下一份“協議”,內容除了打掃衛生、洗衣做飯、隨時隨地進行性行為。曾有一女性奴不聽話,“主人”戴維斯便按照“協議”懲罰毒打她;拐杖、鐵鏈都是施虐的工具,直到把她打到失去知覺、窒息。有時,還會把被關在籠子里長達三天。

         

        ▲戴維斯會邀請攝影師為他和年輕女信徒拍照 

        據荷蘭ANP通訊社及多家媒體報道,“秩序轉化”(Orde der Transformanten)邪教教主羅伯特·B.(Robert B.),將一位27歲的女信徒艾瑪關在某修道院中。艾瑪指控羅伯特從 12 歲起就對她實施性侵,一共性侵132 次。羅伯特自稱先知,喜歡招募女性,尤其是年輕女性,并讓她們成為其信徒的伴侶。他不但鼓吹一夫多妻制,還明確規定新成員在加入教派后,9個月內不得與其伴侶發生性關系。而他自己則可以隨時要求和信徒的新婚妻子們進行性行為。

        土耳其人阿德南·奧克塔爾,名義上是一名宗教布道者,但實際上從事邪教活動。他為了獨占女性,讓自己的獸欲得到滿足,鼓勵濫交與群交。為了吸引更多女性進入他的邪教組織,他會選派年輕帥氣的男信徒去勾引女性。而被誘惑進邪教組織的女性,會被層層上供,最終,成為奧克塔爾的性奴隸…… 奧克塔爾將為其翩翩起舞的女人視作“小貓咪”,這樣的“小貓咪”,他養了上千個。奧克塔爾曾公然承認:“我有1000多個女友,我的性能力很強?!?

            

        ▲奧克塔爾和他的“小貓咪”們。

        美國著名反邪教專家瑞克·艾倫·羅斯在其著作《邪教: 洗腦背后的真相》中指出,邪教主對信徒進行經濟、性和其他方面的盤剝是邪教的特征之一。由此看來,無論是“法輪功”“全能神”“華藏宗門”抑或是“日月氣功”及其他形形色色的邪教,縱欲成了邪教主的專利,禁欲則成了信徒的必須。

        厚顏無恥的“法輪功”教主李洪志對此曾狡辯說,“我傳你們法中可沒有說當師父的必須與同修人同樣苦修啊?!薄岸热说纳袷蔷热藖淼?,不能和人一樣?!边@就為自己無節制的“教主例外論”找到注腳,也為其他邪教教主的縱欲找到理論支撐。

        邪教主建立組織的最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斂財和漁色。即使他們說的再怎么冠冕堂皇,也掩蓋不了其丑惡行徑。

        情人節本是兩情相悅,互訴衷情,你儂我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的日子。但如果與邪教結緣,那只能是天各一方,反目成仇,家庭破裂,喪失人間情、失去世間愛的可悲結局。


        【責任編輯:劉宇琦】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港币对人民币汇率

              <track id="rfrln"><big id="rfrln"><menuitem id="rfrln"></menuitem></big></track>
              <menuitem id="rfrln"><meter id="rfrln"></meter></menuitem>

              <nobr id="rfrln"></nobr>
              <progress id="rfrln"><dfn id="rfrln"></dfn></progress>

              <ins id="rfrln"><nobr id="rfrln"></nobr></ins>

              <track id="rfrln"></track><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meter id="rfrln"></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