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frln"><big id="rfrln"><menuitem id="rfrln"></menuitem></big></track>
        <menuitem id="rfrln"><meter id="rfrln"></meter></menuitem>

        <nobr id="rfrln"></nobr>
        <progress id="rfrln"><dfn id="rfrln"></dfn></progress>

        <ins id="rfrln"><nobr id="rfrln"></nobr></ins>

        <track id="rfrln"></track><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meter id="rfrln"></meter>

        當前位置: 首頁  >  邪教辨析 > 正文

        天安門自焚事件 充分暴露了“法輪功”殘害生命的邪教本質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李安平      2022-01-26

        2001年的元月23日,正當千家萬戶歡歡喜喜迎接春節的時候,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來自河南開封的王進東等7 名“法輪功”人員的自焚事件,造成了1死4傷的慘劇,舉世震驚。

        天安門廣場的自焚事件發生后,媒體進行的廣泛深入詳實客觀的報道。如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播放法輪功自焚事件內幕》、《"法輪功"癡迷者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始末》等,揭露了在李洪志“放下生死”、“升天”、“圓滿”妖言蠱惑下,幾名“法輪功”癡迷者在天安門廣場制造了一起駭人聽聞的自焚事件。 公安機關已查明,這起自焚事件完全是李洪志對“法輪功”癡迷者進行蠱惑、唆使和直接精神控制的結果,是一起有組織、有預謀、有計劃、有步驟的罪惡活動。 從2001年的元月23日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悲劇發生直到現在,法輪功邪教組織始終說,自焚的人不是法輪功的人員,并且制造謊言、顛倒黑白。甚至還拍了《偽火》電視片,誣蔑自焚事件是政府制造的。對中國政府造謠污蔑抹黑。

        為揭露法輪功邪教組織的制造的天安門廣場的自焚事件的種種謊言,中國反邪教協會曾于2002年和2004年,二次組織有關專家組到河南與“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當事人及其親屬見面,了解事實真相,我參加了全過程的調研訪談,所見所聞的事實揭穿了“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中法輪功邪教組織所編造種種謊言。歷史事實不容歪曲,鐵的事實揭露“1·23”自焚事件,就是在李洪志“升天圓滿”教唆蠱惑下,法輪功癡迷者制造的殘害生命的慘案。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使“法輪功”的邪教本質昭然若揭,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一共七個人。他們是來自河南省開封市的王進東、劉云芳、劉葆榮,以及郝惠君和陳果母女,劉春玲和劉思影母女。這七人中,劉春玲因自焚當場死亡。她的女兒劉思影,因燒傷引起病變,經搶救無效死亡,死時正12歲。王進東、郝惠君、陳果,被燒成重傷。劉云芳、劉葆榮在準備自焚時,被當場抓獲。天安門自焚事件造成兩人死亡,三人重傷。

        2001年5月30日,北京市人民檢查院第一分院對組織、策劃、煽動、幫助這些法輪功人員到天安門自焚的人,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法院于7月19日開庭,經 庭認定,劉云芳、王進東、薛慧君被判有罪。劉葆榮犯罪情節輕微,被依法免于刑事處罰。

        (圖為:2002年采訪在鄭州監獄服刑的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法輪功”癡迷者劉云芳視頻截圖)

         

        (圖為:2002年采訪在鄭州監獄服刑的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法輪功”癡迷者王進東視頻截圖)

        (圖為:2002年采訪在鄭州監獄服刑的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法輪功”癡迷者薛紅軍視頻截圖)                     

        2002年年初,我們來到鄭州監獄見到正在服刑王進東、劉云芳和薛紅軍,了解“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經過。王進東、劉云芳和薛紅軍向我們講述了自己從癡迷“法輪功”、到天安門廣場自焚、最終醒悟轉化的曲折經歷。當問及法輪功聲稱,天安門廣場的自焚事件的人不是法輪大法弟子時,王進東說,有的人說我,自焚的時候那個腿沒有盤。腿為什么不是雙盤呢?他說是收買的。難道還有人收買,買人的命去死嗎? 王進東接著說,2000年8月,李洪志在明慧網發表了一篇《去掉最后的執著》的經文,到了放下最后執著的時候了,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那就是師父在叫大法弟子走出去,向世人證實法輪功是正法,是政府錯了,不應該將法輪功定為邪教。這是師父在考驗,看練功人能不能、敢不敢走出去!敢不敢說話!”“受師父點化,劉云芳、王進東我們幾個人開始謀劃自焚。陳果也積極參與其中,決定自焚的陳果,當時覺得自己非常崇高、‘英雄’!再加上那時候,李洪志發表了好多經文?!?/span>

        “當時我就是想要正這個法,‘圓滿’之后能跟著師父‘升天’,沒有想到后果會是這樣。當火‘彭’一聲點燃,我還憧憬著能夠‘白日飛升’,馬上就要圓滿了。當火撕咬著我和大家一樣的肉體的時候,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幾乎使我失去意志,我仍然堅信大法就在堅持到最后,一定會得到師父給我們的最后的圓滿。哎,誰知,自焚事件后,師父竟然連我們是大法弟子都不承認?!?/span>

        天安門自焚事件參與者薛紅軍說,他從1994年開始練習法輪功,一言一行都以大法為標準來要求自己,但是最后卻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問李洪志,你到底想把我們引向何方?你是否想把你所有的弟子全部置于死地而后快? 他不敢承認,他是個偽君子,他因為是個騙子,他不是教人們修煉的,他是打著修煉的幌子,在欺騙這些善良的人們,就是進行煽動。進行煽動呢,讓這些不明真相的法輪功練習者,去走上一條反社會、反政府、和法律對抗、藐視法律的犯罪道路。

        在開封市第二人民醫院,我們看望和了解了正在治療的郝慧君、陳果,了解自焚情況。在天安門自焚事件中,被燒成重傷的郝慧君和陳果母女,經醫院的及時搶救,安全地渡過了燒傷的危險期,當時正在開封第二人民醫院醫院進行康復治療,陳果是在北京積水潭醫院做了第二植皮手術后轉到開封市第二人民醫院恢復治療之中。我們來到開封市第二人民醫院二樓郝慧君、陳果母女二人住的一間病房,郝慧君的病床在里靠近窗戶,陳果的病床靠在外邊,陳果開門接待我們,眼前的一幕讓我們驚呆了,只見郝慧君耥的病床上,頭上纏著繃帶,面目焦黑,頭發、眉毛、鼻子、嘴唇和耳朵都沒有了蹤影,眼睛也讓燒化的皮膚粘連住,只有右眼還殘留一個小洞,雙手也不翼而飛。陳果面目做了第二植皮手術后猶如一層薄薄的白塑料布蒙在臉上,只露出眼睛、鼻子、口五個洞,由于植皮尚未愈合,植的皮在臉上呼扇呼扇的動。任何人看到這個場面都會被法輪功邪教給練習者帶來的傷害感到無比憤慨。

        陳果向我們講述了練習法輪功的經歷。她講,父親由于身體患病后來嚴重到半身不遂,母親為了照顧父親,時常用輪椅推父親到附近的公園散步,當時在公園里練習法輪功的人員見到父親的狀況,就鼓動母親練習法輪功能夠治好父親的病,并稱李洪志曾經在講法時,針對一位駝背的練習者拍幾巴掌就好了,當時媽媽治療父親的病心切,便動員父親參加,父親的病那能靠練習法輪功就能治好的呢,父親不相信也勸母親也不要信法輪功,母親聽不進去,后來父親病情加重于1998年病逝,母親更加專心練習法輪功,在母親的影響下,我也練起了“法輪功”。1999年,我仍然執迷法輪功,學校發現她參與“法輪功”活動后,多次和她談心。我在給老師的一封信中說,“法輪大法”是“世界上的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我的生命是‘大法’開創的?!蔽覀儐査院筮€練嗎,她搖搖頭, “你后悔嗎?”“后悔?!边@時,她吃力地驚人地吐出這兩個字來?! 皩砟氵€想彈琴嗎?”她點點頭。然而,那雙燒焦的雙手告訴我們,對這個琵琶專業的學生來說,彈琴將只能是永遠的夢了。這個正值豆蔻年華的女孩子,她的光明前程就這樣被她所癡迷的邪教“法輪功”徹底葬送了。

        (圖為郝慧君自焚前后的照片)

        (圖為陳果自焚前后照片)     

        郝慧君原本是開封市回民中學的音樂教師,自焚那年,郝慧君49歲,正是教學事業的黃金期,如果沒有那次自焚事件,她應該是桃李滿天下了,過著美好幸福的晚年。 通過了解“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當事人的真實情況,使我們再一次看清“法輪功”邪教殘害生命、泯滅人性,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的邪教本質。事實不容歪曲,“法輪功”殘害生命,罪責難逃。

        2004年初,我們得知,在河南省、開封市有關部門的關心幫助教育挽救下,下,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參與者全部轉化,王進東臉部大面積燒傷治癒后,他書寫了數千字的懺悔書,敘述了自己從癡迷“法輪功”到天安門廣場自焚,最終醒悟轉化的曲折經歷。通過王進東的自述,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真實情況,再一次看清“法輪功”邪教殘害生命、泯滅人性,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的邪教本質。

        郝慧君、陳果經過精心的治療,病情得到恢復,開封市有關部門還在開封市福利院為郝慧君、陳果母女提供了住房。為了解郝慧君、陳果病情及轉化的有關情況。2004年初,我們來到開封郝慧君、陳果的住處看望。

         

        (圖為:開封市有關部門在開封市福利院為郝慧君、陳果母女住房外景)

        郝慧君、陳果母女倆的住處,是在一個獨立的庭院的一層,院子很清靜。一進門是廚房后面是衛生間,進門的左面是客廳大概30平方米,右面是臥室大概有30多平方米,房間擺著沙發、茶幾、電視、床和柜式空調等家具。整個房間沒有一面鏡子,主要擔心母女倆照鏡子看到自己自焚后的面容傷感。

        眼前的郝惠君,由于重度燒傷,面容全毀。從側面看,她的臉更像一張面具,一個小洞,是眼睛;下面兩個小洞,是鼻子;嘴就用兩排牙齒替代了。即便如此,58歲的郝惠君還是堅持坐在那里,禮貌地招呼客人入座,交談。

        盡管我們不忍提及2001年“1·23”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那一幕還是不可避免地被重新提起。作為自焚事件的受害者之一,郝惠君坦誠地訴說了她的感受。

        “我們母女倆練習‘法輪功’,不但自己把自己毀了,還給國家、社會造成了那么大的影響,政府卻依然給了我們無微不至的關懷,為我們請護工,每月發放生活費。我心里非常過意不去?!蓖A艘粫?,郝惠君接著說:“政府給我們請了心理矯治的大夫、專家,給我 們開藥、治療?!焙禄菥穆曇袈犉饋砣院芮逦?,表達也很理性。   

        (圖為:郝慧君、陳果母女住房)

        “我對這件事非常后悔。我當時就是到了癡迷狀態,人到了那個程度,就不能控制自己,失去了正常的判斷能力?!?/span>

        “我們母女倆練習‘法輪功’,把自己全毀了,給國家、給親人帶來巨大的干擾和無盡的痛苦。請轉告那些還在練習的人,一定要理智,不要偏激?!?/span>

        郝惠君曾是河南開封市回民中學的一名音樂老師。這位有著藝術修養的母親無疑對女兒產生了積極的影響。郝惠君從陳果5歲就開始拜師學習琵琶,1993年陳果就被選入中央音樂學院附小學習,1999年她又考上了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擺在她面前的,本應是一條可以想象的充滿陽光的道路。然而,同樣是在母親的選擇和影響下,陳果隨母親開始練習“法輪功”,最終走上天安門廣場自焚,把她們的人生“燒”得面目全非。

        陳果是個文靜聽話刻苦努力的姑娘,有時也會怨恨母親。據郝惠君的妹妹介紹,姐姐對女兒始終有負罪感,精神上特別痛苦特別是剛剛轉化時,表現的尤為強烈,認為正是由于自己癡迷法輪功邪教,讓陳果也練習法輪功,造成陳果終身的痛苦,一段時間曾經不吃不喝,不想活了,在工作人員耐心細致的幫助下,家庭親友們的關心下,姐姐轉變過來,還能參加社會上的幫教工作?!敖憬阋恢笔莻€單純善良的人,做事認真投入。也正因為如此,她癡迷‘法輪功’時,認為這是最好的東西,也想把它給女兒?!?/span>

        “自焚慘劇”最可憐的是陳果,當年她20歲,是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99級學生。1993年曾因專業成績突出,被中央音樂學院附中推薦參加中央電視臺銀河藝術團赴新加坡訪問演出。如果不是那場邪火,有著姣艷的容貌、良好藝術造詣,她是令人羨慕的天之驕女,毫無疑問可以有美好的前程??扇缃竦乃?,不要說事業的蓬勃發展,就連找個對象、結婚生子也成了奢望。是李洪志、法輪功毀了陳果的美好前程,陳果的悲劇敲響了“法輪功”癡迷者的警鐘。

        二十一年前,“1·23”天安門廣場的自焚事件,“法輪功”邪教似乎在人們的生活中漸行漸遠,但是對于那1600多例因練習“法輪功”而致死、致傷的人以及他們的親人、朋友,它所帶來的傷害是難以忘卻的,甚至隨著歲月的積淀而越發深重。

        虎年春節即將到來之際,二十一年前“1·23”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自焚事件,完全是在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輪功組織的精神控制和蠱惑下發生的。對于每一個自焚事件的參與者,對于他們的家人,對社會,無疑是場悲劇。而這個悲劇的發生,也給世人敲響了警鐘,一定要高度重視和警惕法輪功這樣的邪教組織,清除邪教對社會的危害,使這種人間的悲劇不再重演。對于至今仍然堅持“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癡迷者,吸取“1?23自焚事件”教訓,認清“法輪功”邪教本質,徹底擺脫“法輪功”的束縛,回到正常的社會生活。


        【責任編輯:劉宇琦】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港币对人民币汇率

              <track id="rfrln"><big id="rfrln"><menuitem id="rfrln"></menuitem></big></track>
              <menuitem id="rfrln"><meter id="rfrln"></meter></menuitem>

              <nobr id="rfrln"></nobr>
              <progress id="rfrln"><dfn id="rfrln"></dfn></progress>

              <ins id="rfrln"><nobr id="rfrln"></nobr></ins>

              <track id="rfrln"></track><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meter id="rfrln"></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