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frln"><big id="rfrln"><menuitem id="rfrln"></menuitem></big></track>
        <menuitem id="rfrln"><meter id="rfrln"></meter></menuitem>

        <nobr id="rfrln"></nobr>
        <progress id="rfrln"><dfn id="rfrln"></dfn></progress>

        <ins id="rfrln"><nobr id="rfrln"></nobr></ins>

        <track id="rfrln"></track><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meter id="rfrln"></meter>

        當前位置: 首頁  >  海外之聲 > 正文

        美國專家瑞克·羅斯談如何擺脫邪教控制(上)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Alex Kantrowitz 桑梓(編譯)      2021-01-06

        核心提示:2020年12月23日,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撰稿人、新聞聚合網(BuzzFeed)記者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Alex Kantrowitz),在新聞內容發布平臺Medium.com發布了他對美國邪教研究及解脫專家瑞克·艾倫·羅斯的采訪。羅斯先生闡述了他對邪教如何對他人進行洗腦和控制、如何幫助邪教受害者脫離邪教的看法,并就近期性邪教耐克塞姆(NXIVM)和“匿名者Q”等熱點問題發表了自己的觀點。羅斯先生表示,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成為邪教拉攏的對象,不過“一旦我們了解了邪教的這種游戲玩法,就不會再輕易上當受騙”。全文篇幅長,現分上、下篇。

        瑞克·艾倫·羅斯。原文配圖

        本周,我們將和瑞克·艾倫·羅斯先生一起進行探討,他是一位邪教“脫教”(deprogrammer)專家。篇幅所限,本次采訪文字進行了編輯刪減。

        眾所周知,實體社區日漸式微。如今,人情愈發淡薄,人們更加孤獨,宗教參與率更是處于歷史最低水平,23%的美國人宣稱自己沒有宗教信仰??萍荚趯嶓w社區的式微中推波助瀾,因此大多數人寧愿沉迷網絡,也不愿加強線下聯系。我們的生活出現這樣一個巨大的漏洞,于是邪教趁虛而入。

        今天和我們一起參與討論的是瑞克·艾倫·羅斯,他是世界杰出的邪教問題研究權威,也是“邪教教育研究所”(Cult Education Institute)的負責人。他最近出現在美國HBO電視網的《誓言》節目中,該節目對性邪教組織耐克塞姆(NXIVM)進行了調查。

        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Alex Kantrowitz):總體上,您認為人際當面交往的減少、實體社區的式微,對邪教的猖獗起了什么作用?

        瑞克·羅斯:以家庭為核心的觀念退化了,離婚率肯定增高。有人來自單親家庭,有的父母由于工作無法在家照看孩子,因此這些人在成長過程中會感到有些孤獨。當你看到人們通過智能手機互動,而不是與人真正當面交流時,你會變得孤獨,也可能變得更加脆弱。

        人們之所以會加入邪教,有一個共性,那就是當他們正在經歷人生中一段艱難的時期,他們有所需求??赡苁亲罱K結了一段浪漫戀情,可能是失去了父母或者其他親人,也可能是在工作中或在學校里表現得不好??傊?,他們出了點問題,感覺不太好,不快樂。雪上加霜的是,這個時候一個可能會被定性為邪教組織里的人跑來拉攏他們了。通常情況下,來拉攏你的人都是你認識的人,也許是你的家人、朋友、同事,或者學校里的人。他們可能會給你發電子郵件,告訴你一個特定的群,然后你就可以鏈接到這個群里。

        如果你正處于脆弱時刻,你很容易欣然接受這些好意。當然,最初介紹你加入的人可能是真正的信徒,他自己也在小組群里,但實際上他們并沒有向你透露這個小組的全部情況。他們的主要目的就是讓你邁進這道門。如果你處在一個脆弱的時刻,你可能會理所當然地認為,這或許是件好事,可以幫助到你。

        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您說“一個可能被定性為邪教的組織”,為什么要使用這樣的模糊措辭?

        瑞克·羅斯:我對破壞性膜拜團體(即“邪教”)的定義很嚴格。我承認,可能有些被我標記為邪教的良性膜拜團體和其他許多團體并非邪教。所以我會率先定義一個組織是否屬于破壞性膜拜團體,即邪教,這是核心。我在《邪教:洗腦背后的真相》(Cults Inside Out )一書中寫到了這一點,這本書用了整整一章來定義什么是邪教。

        001

        《邪教:洗腦背后的真相》中英文版封面

        我認為邪教有三個主要特征。第一,有一個成為崇拜對象的、享有極權的頭目,他是這個群體的決定因素和驅動力。邪教組織頭目說對就是對的,他說錯就是錯的,你不能質疑。

        第二,該組織頭目使用一種可以被視為精神控制的方法對信徒產生不當影響,這種方法綜合了強制說服和影響技巧。第三,如果這個組織是邪教,那么這個組織會利用信徒,并傷害信徒。

        總而言之,這三個主要特征就是邪教組織頭目的性質、權力和控制。該團體采用強行洗腦的手段,使其信徒放棄自己的批判性思維,對其產生依賴,從而給信徒帶來不當影響。最后,利用這種影響力來剝削和傷害人們。這就是我對邪教的定義。

        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最近我們對邪教談論得比較多。它們確實有重新抬頭的趨勢。我這個判斷正確嗎?

        瑞克·羅斯:完全正確。據邪教觀察組織“國際邪教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Cultic Studies Association)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估算,僅在美國就有5000個膜拜團體。根據這家組織接到的投訴量計算,現在(美國)膜拜團體的數量應該超過1萬個。

        所以,膜拜團體的數量在不斷上升,個中原因,我想是因為這中間非常有利可圖。如果把邪教當作一種商業模式(來運營)時,就會從中賺到很多錢。幾年前,“統一教”頭目文鮮明以92歲高齡去世,他的資產價值達6億美元。

        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統一教”頭目是誰?

        瑞克·羅斯:“統一教”頭目自封為彌賽亞(救世主)。他來自韓國,創建了統一教會(Unification Church),這個團體通常被稱為“文派”(Moonies),這源于他的名字文鮮明(Sun Myung Moon)。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美國,“統一教”信徒隨處可見,在各大高校里招募成員。成千上萬人加入募捐小組,每人每天捐200美元。這筆錢被匯給文鮮明,他把這些錢投到了捕魚船隊、壽司生意上。據報道,他或他的繼承人,他的子女,控制著像芝加哥、紐約這樣的大城市大約50%的壽司批發業務。

        邪教行業很掙錢。例如,“科學教”(也叫“山達基”)的創始人L.羅恩·哈伯德(L.Ron Hubbard)1986年去世時,留下的錢財也超過6億美元。據報道,目前“科學教”的賬面價值超過30億美元,有報道稱他們僅現金儲備就有10億美元。

        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有人可能因為想賺錢而去創建邪教,不過也有人加入邪教是因為另有所求。是什么讓人們如此愿意參與其中?

        瑞克·羅斯:我們每個人都經歷過生活中的困難時期。如果一個被稱為邪教的組織能找準時機、找準場合,在一個人生命中的困難時期出現,那么這個人就很容易受到(邪教)蠱惑。我們都想開心快樂,都想有充實的生活,這些團體會告訴你,他們對你有求必應:可以滿足你對幸福的需求,給你一種社區歸屬感,能夠包容你接納你。某個看似無條件去愛你的團體會開始拉攏你,給你洗腦,讓你覺得被需求、被需要、被接納,這種現象叫“愛心轟炸”。

        這對一些人非常具有吸引力,這些人并沒有意識到要想獲得這種愛,實際上是有許多(附加)條件的,它完全取決于你是否愿意加入這個團體,是否愿意成為其中的一名積極分子并對這個團體有所幫助。

        羅伯特·普特南(Robert Putnam)出版了《獨自打保齡球》(Bowling Alone)一書,書中談到了社區和公民的線下參與度正在下降,人們轉而看電視。是不是有種力量恰巧助長了這種現象的發展——因為他們在別處無法得到“愛心轟炸”?

        我曾與成千上萬的前邪教成員、受害家庭打交道。以我的經驗,我認為有一個始終如一的共同點,那就是人們在被邪教拉攏時,正值不快樂。我認為,如果你總是看電視,而不是與自己現實生活中的人打交道,某種程度上你的生活是與社會脫節的,那確實會讓你成為邪教易感人群。

        當你融入一個社區和家庭,每天與人交談,你會將生活中正在發生的事告訴那些人和那個社區。所以如果你說,某某團體找過我,我從沒聽說過他們,他們看起來很好,總是高談闊論。記住,并不是所有這些被稱為膜拜團體的組織都是宗教團體,它們可以是政治團體,也可以是文化團體,它們可以是基于武術、冥想、瑜伽,或者是像耐克塞姆一樣號稱幫助你成功的一系列研討會,也可以是傳銷組織。

        因此,如果你融入了一個社區和家庭,你會將身邊的人和事告訴他們,他們會給你更準確的反饋,給你一個不同的視角,而不只是這個團體的“回音室效應”(譯注:回音室效應是指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里,意見相近的聲音會不斷重復,并以夸張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復,令處于相對封閉環境中的大多數人認為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實的全部),這個團體的人只是不斷地強化他們的信息。當你開始批判性地評估和分析你所接觸到的這個新群體中所發生的事情,你就有機會聽到其他的聲音。

        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網絡使用和論壇參與的增加,取代實體社區的這些網絡社區,是否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瑞克·羅斯:是的。但與此同時,互聯網為我們所有人提供了一個擴大搜索和深入調查的機會,能夠找出關于某個特定團體及其頭目的所有信息,這就是我們“邪教教育研究所”創建culteducation.com網的出發點。我在1996年建立了這個數據庫,當時的想法是,必須記錄這些團體的歷史,不管它是什么。因此,有爭議的團體和運動都被列入我們的網站,人們可以通過這個網站了解某個特定團體及其頭目的歷史,然后在決定加入它們之前審慎思考。

        盡管如此,即使這些信息可能來自非常權威可靠的來源,例如主要的電信服務商、法律文書或警方記錄,但仍有許多人覺得無所謂,或者認為這些信息有失片面。然后我們看到,在我們生活的許多領域,這種現象越來越普遍:人們進入自己主動創建或者由他人為其創建的“互聯網泡泡”(譯注:指網上特定群組)當中,并變得越來越孤立。所以他們在推特上關注別人,在Instagram上關注參與這個群體或運動的人,也認同那些臉譜賬戶。

        他們來到這個組織的網絡平臺油管頻道上,完全沉浸在這個組織發布的信息中,很難獲得其他信息進行權衡。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在網上自己畫地為牢,難以自拔。這種情形,就像是建起一圈加固墻,那些虛擬世界的個體每天都生活在里面。

        我們對邪教不設防,因為我們以為邪教并不瘋狂。我們總是被暗示說受害者是活該的,肯定是因為他們身上出了什么問題(才落到如此地步)。我們這樣做就是在否認;我們排除自身也易受蠱惑的可能性。然而,事實上我們每天都會因為廣告、負面政治廣告的宣傳和說服而受到蠱惑。

        這就是廣告和政治運動的最終目的——通過勸誘試圖把我們拉進來,這種手段的可行性有目可睹,已經有很多人被拉入其中。所以,我建議人們要做的就是識破這種伎倆,這種所謂的勸誘術的基本組成部分。例如,羅伯特·夏爾迪尼(Robert Cialdini)在《影響》(Influence)一書中明確了廣告和邪教組織中都使用到的方法:說服,影響,吸收。麻省理工大學的埃德加·謝恩(Edgar Schein)撰寫了一本《強制說服》(Coercive Persuasion),這本書很不錯。還有羅伯特·杰伊·利夫頓(Robert Jay Lifton)開創性的著作《思想改造與極權主義心理學》( Thought Reform and the Psychology of Totalism)。我在書中有一章是關于這點的,我將這種交易中的把戲稱之為“邪教洗腦”,這是一個常用術語。

        一旦我們了解了邪教的這種游戲玩法,就不會再輕易上當受騙。

        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我認為,認識到科技是如何開始在這個世界創造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很重要。我們需要強調這點的重要性嗎?

        瑞克·羅斯:年輕人,甚至連獨自待在臥室里的孩子,都在用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上網沖浪,他們很容易在自己家里就被邪教招募。他們的父母可能就在隔壁房間看有線電視或上奈飛(譯注:Netflix,美國流媒體影視網站),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孩子獨自一人在另一個房間里,正在油管網上接受他人灌輸,或者已經接觸到邪教人員。

        我認為從這個意義上說,家庭確實變得非常脆弱。曾有家人打電話給我,“我不知道在我自己的屋里發生了什么”。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為家人需要更多地了解情況,更多地參與彼此的生活,防患未然。

        亞歷克斯·坎特羅威茨:我想知道,在社會層面上,我們是否能重建一些家庭和社區的支柱?

        瑞克·羅斯:互聯網本身并沒有好壞之分,這取決于人們使用方式,我認為可以用非常積極的方式,也可以用非常消極的。重要的是不要讓自己沉浸在任何一種“泡泡”中,一種無法用其他觀點和參照物所滲透的“泡泡”,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在頭腦中更好地思索。我們社會現在發生的很多事情——我在這里看到了類似邪教的傾向——都是人的兩極分化,這些人基本上都身陷在各自的狂熱中,無論是政治觀點還是僅僅在社會交往中,都不愿意與另一方交換意見。(未完待續)


        原文網址:

        https://onezero.medium.com/cult-deprogrammer-rick-alan-ross-on-nxivm-qanon-and-what-makes-us-vulnerable-62f6c709562c

        1


        【責任編輯:獅子座】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港币对人民币汇率

              <track id="rfrln"><big id="rfrln"><menuitem id="rfrln"></menuitem></big></track>
              <menuitem id="rfrln"><meter id="rfrln"></meter></menuitem>

              <nobr id="rfrln"></nobr>
              <progress id="rfrln"><dfn id="rfrln"></dfn></progress>

              <ins id="rfrln"><nobr id="rfrln"></nobr></ins>

              <track id="rfrln"></track><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meter id="rfrln"></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