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frln"><big id="rfrln"><menuitem id="rfrln"></menuitem></big></track>
        <menuitem id="rfrln"><meter id="rfrln"></meter></menuitem>

        <nobr id="rfrln"></nobr>
        <progress id="rfrln"><dfn id="rfrln"></dfn></progress>

        <ins id="rfrln"><nobr id="rfrln"></nobr></ins>

        <track id="rfrln"></track><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meter id="rfrln"></meter>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族風情 > 正文

        穿帶瓶:在交流交融中催生的瓷藝珍品

        來源:內蒙古日報 作者:院秀琴      2021-05-17






          草原、荒漠,高寒干冷之地,這里是大遼的疆域。


          相較于大宋的氣候宜人、沃野千里,這里并不是生產生活的最佳選項,然而這里卻和大宋一樣,孕育了輝煌燦爛的文明,成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


          遼瓷在我國陶瓷文化發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它繼承了大唐的傳統技術,吸收了五代和北宋中原地區新的工藝,又進行了發展創新,形成了鮮明的地方特色和濃郁的游牧民族特點,反映了契丹民族勇猛、剛烈、剽悍的氣質。不僅是當時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活等的見證,更是我國各民族相互學習、相互融合的縮影。


          穿帶瓶就是遼瓷的代表性器物之一。珍藏在內蒙古博物院大遼契丹展廳的白瓷盤口穿帶瓶更是我國陶瓷史上的珍品。


          我國陶瓷史上的珍品文物


          白瓷盤口穿帶瓶形制為喇叭形盤口、長頸、圓腹弧收、圈足略外撇,兩側肩部與腹底各有一組對稱橋形穿系,穿系間有帶槽,肩部飾三周凹弦紋,圈足內底亦施釉??趶?2.8厘米、腹徑23.3厘米、底徑12.5厘米、高37.3厘米。這件穿帶瓶出土于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耶律羽之墓。


          該墓葬共出土穿帶瓶3件,其中2件為白釉,1件為綠釉。另一件白瓷穿帶瓶形制為折沿盤口、頸部上粗下細、腹部圓鼓、矮圈足。綠釉穿帶瓶瓶口、頸殘失,圓肩,鼓腹,下接矮喇叭狀圈足。肩腹部兩側有對稱的橋狀穿系兩組,穿系間為帶槽,圈足上與穿帶相應的部位有扁穿孔。肩、腹部均貼塑紋飾。肩部紋飾自上而下依次為垂魚、聯珠、垂魚、弦紋、垂魚;腹部紋飾為聯珠紋帶圍繞及連接的扇形紋,扇形紋兩側及下部飾展翅昆蟲。圈足底部的一周三角紋飾黃釉。


          公元907年,契丹族首領耶律阿保機建立遼國,這是當時我國北方地區最強大的少數民族政權,耶律羽之是耶律阿保機的堂兄弟,曾跟隨耶律阿保機平定當時的渤海國,設立附庸于大遼王朝的東丹國,后出任東丹國左相。


          契丹人逐水草而居,在游牧過程中常需探尋水源,并取回駐地以供日用,自唐代沿襲而來的穿帶瓶便備受契丹民族歡迎。


          據相關文獻記載,穿帶瓶器形高大,遼境出土的穿帶瓶高度大都在23—37厘米之間,是專門盛裝液體的器皿,其腹部長圓容量大,盤口便于液體注入,而細頸使液體不易蒸發和流失。


          在赤峰市克什克騰旗二八地一號墓的石棺畫上,再現了用盤口穿帶瓶背水的場景——兩位契丹人身著短衣,腳穿黑氈靴,各背負一個盤口、長頸、長腹瓶,一前一后行走在“營盤”所在的草原上。


          多元文化的互動融合


          遼代文化早期受大唐風情影響,瓷器有中原陶瓷制品的影子。


          內蒙古博物院大遼契丹展廳策展人鄭承燕介紹,耶律羽之墓出土的白瓷盤口穿帶瓶胎白而細膩,釉色濃厚潤澤,制作精細,圈足底部亦施釉,器物造型及燒制工藝具有唐代遺風,工藝水準并不低于遼代中晚期制瓷水平,是遼瓷之佳品,也是多元文化碰撞、交融與傳承的產物。


          公元960年,北宋政權建立,經濟快速發展、文化高度繁榮,陶瓷制造業達到了頂峰,這對遼代陶瓷制造產生了深刻而長遠的影響。


          澶淵之盟的簽訂,使宋遼百年睦鄰,經貿、文化交流不斷,又成為和平狀態下契丹民族借鑒、學習中原陶瓷制作技藝的重要契機。


          據相關文獻記載,遼代契丹人墓葬出土的青白瓷器中,盞托、注壺、注碗、熏爐、粉盒等具有中原文化風格,用于飲茶、飲酒、焚香、貯粉的實用器具很多。


          此外,在制瓷技藝方面,遼金瓷器在裝燒技術和裝飾技法上,均受到中原地區窯口的深刻影響。遼代大量流行定窯及仿定窯瓷器,以龍泉務窯為代表的北方諸窯口,不論在瓷器種類還是造型、裝飾和燒造工藝上均體現出中原定窯的深刻影響。遼代契丹人墓葬出土的具有典型游牧風格的瓷器中,拉坯、貼塑、印坯等主要成型方法以及裝燒技術等,均是中原早已發展成熟的制瓷技藝。


          凝聚在瓷瓶里的中國智慧


          在內蒙古博物院大遼契丹展廳,白瓷盤口穿帶瓶無疑是最吸引游客的文物之一。走近細看,它在明亮的展柜中熠熠生輝、光彩照人,我們仿佛能從它晶瑩清透的氣質和挺秀豐滿的身姿中,窺得那源遠流長的文化和眾多鮮為人知的歷史故事。


          “白如玉、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自古以來,瓷器似乎總是以優雅的姿態吸引著人們的目光,瓷器是中國文化的標志性符號之一,是中華文明發展脈絡的重要載體之一,也是全世界耳熟能詳的藝術語言,凝聚在瓷器里的中國智慧、中國理念、中國精神,讓全世界驚嘆和著迷。


          “澶淵之盟簽訂之后,遼瓷的許多器物是在中原定燒的,契丹民族把自己的民族文化因素植入到中原文化當中,同時吸收了中原文化瓷器制造的高超技術,融合起來形成了一種非常有特點的瓷器風格,體現了中華民族的智慧?!眱让晒挪┪镌涸洪L陳永志告訴記者。


          遼瓷作為中國陶瓷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民族的瑰寶,是中華文化的藝術化表現,也是中國智慧的結晶。


          此刻,玲瓏剔透的白瓷盤口穿帶瓶中不再盛滿清澈的山泉,卻盛滿了一個承前啟后的時代,盛滿了中華民族勤勞、質樸的稟賦與品質,盛滿了中華民族追求精巧、追求極致的細心和耐心,盛滿了中華民族聰穎、靈巧的智慧和理念。(內蒙古日報記者  院秀琴



        0

        【責任編輯:自然】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港币对人民币汇率

              <track id="rfrln"><big id="rfrln"><menuitem id="rfrln"></menuitem></big></track>
              <menuitem id="rfrln"><meter id="rfrln"></meter></menuitem>

              <nobr id="rfrln"></nobr>
              <progress id="rfrln"><dfn id="rfrln"></dfn></progress>

              <ins id="rfrln"><nobr id="rfrln"></nobr></ins>

              <track id="rfrln"></track><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progress id="rfrln"></progress>
              <meter id="rfrln"></meter>